西蜀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夏影窈窕(第八章)_散文网

来源:西蜀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上午的阳光格外温暖,花萱抱着蒙奇奇睡得正香,凌溪影坐在的床边静静的欣赏着她那可的模样,甚是享受这样的感。忽然,花萱夏一个翻身蕾丝睡裙下的浅紫色内裤就露了出来,凌溪影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像这样的情况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了,“睡觉可一点儿都不乖啊。”正准备帮她把诱人的美腿盖住,不料她又一个翻身直接把他的手压在了屁股底下,凌溪影眼中的欲望火速上升,“竟敢挑战我的底线。”

“嗯?”花萱夏半半醒中竟感觉有人在问她什么问题,大约三十秒后,感觉屁股好像压着……一只手,睁开双眼,正要说什么,却硬生生的被凌溪影封住了双唇,她几乎被他吻得喘不过气了,只好赶紧挠他的胳肢窝,她知道凌溪影最怕痒了,他一受刺激就立马跳了起来。她笑骂道:“流氓。”

“这可是你说的。”凌溪影脸上略带邪恶的笑容,“竟敢挠我,你知道后果的。”

“啊——哈哈哈……”凌溪影开始反攻起来,她赶紧求饶,“不要了,哈哈哈……别闹了……”

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卧室里暧昧的气氛,“宋桦芊小姐来访。”

“知道了。”凌溪影的语气有些不爽。( 网:www.sanwen.net )

“你快出去啦。”她推了推他的胸膛,露出甜甜的笑容。

“那我出去了,你再多休息会儿,被我打扰了一定没睡好吧,在家乖乖的。”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嗯,你别总是把我当一样好不好,我都已经长大了。”花萱夏望着凌溪影出去后才舒缓了一口气,她翻了几个身都没办法再睡下去了,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开了机,都快十点半了,手机昨晚忘了充电,她总是忘记,也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在家里总能睡很久,但是,还是觉得没睡够。

大约又在床上磨蹭了一分钟,花萱夏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拿过充电器链接上手机,又躺回了床上,开了机,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青春期癫痫症状示“今天是溪影的生日”。“他的生日!?”花萱夏惊坐了起来,赶紧下床。

“向管家,溪影呢?”向管家正在厨房忙碌着花萱夏的早餐。

“少爷他和宋桦芊小姐出去了。”向管家总是微笑着,大概是职业性的笑容。

“有没有说去哪里啊?”花萱夏有些苦恼,应该不会出去太久吧。

“并没有,仅仅只是嘱咐我为您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哦。”花萱夏有些失望,可是,就算知道又打算怎么做呢,迟早会回来的不是吗?

花萱夏洗漱完毕后回到卧室换好衣服正准备出去时却被向管家叫住了,“小姐,请吃过早餐再出去吧,不急的。”

“也对。”正好肚子也饿地咕咕叫了,“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杏仁草莓奶、金枪鱼芝士三明治、蜜桃鲜奶派和蓝莓玛芬。”向管家满脸幸福的为花萱夏介绍着。

“谢谢。”花萱夏品尝了一小口杏仁草莓奶,“真好,辛苦你了。对了,今天是溪影的生日,你一会儿陪我出去给他挑几件礼物吧。”

“小姐送什么礼物少爷都会很开心的,不妨试试亲手制作一份礼物如何呢?”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那就做……蛋糕,再加上烛光晚餐怎么样?”花萱夏想象着电影里的场景,似乎这样很浪漫,虽然有些俗气,但却并不令人讨厌。

“是,我这就去准备。”向管家回过神退下,刚才看着花萱夏脸上幸福的笑容竟又着了迷,真不知该拿她怎么办。

“我连饭都不会做,哪里会做什么蛋糕啊?”花萱夏一脸的苦恼,就算是有人教,那也不是一两天能学会的吧。

“你还有我,我可以教小姐做蛋糕,只要用心就可以的。”向管家转过身微笑着,那样子很是叫人倍感温暖。

“是吗?”花萱夏站起身,“那我这就去准备。”她有些等不及了。

“别慌,请先吃完早餐吧。”

“嗯,这蓝莓玛芬的味道很好,哥哥也喜欢的。”她又坐常州癫痫病检查医院了下来,满脸的望着杯子,不知道哥哥怎么样了,居然都联系不到。

吃完早餐,向管家为花萱夏系上了一条粉紫色的围裙,“可以开始了。”花萱夏做足了心理准备,无论怎样都要做个像样的蛋糕出来。

不一会儿花萱夏就学着向管家有模有样的做了起来,鸡蛋倒是不怎么好打,总是有不少的蛋壳一起流到了白瓷碗里。“别紧张,把握好力道,不要太用劲。”向管家温柔的声音让花萱夏有些错觉,像凌溪影在身旁一样呢。

“哦。”花萱夏做了个深呼吸,全身放松下来,刚才确实有些紧张,“哈,成功啦!”

“小姐很聪明呢。”

“那……接下来呢?”花萱夏有些不好意思。

当用搅拌机搅拌面粉和鸡蛋的时候,花萱夏不慎把拌匀的面糊弄得到处都是,虽然略显笨拙,但这样努力的她叫向管家十分。

当太阳完全被黑吞噬的时候,散发着香甜气味的蛋糕总算是出炉了,接下来就是装饰,“我要做巧克力蛋糕。”花萱夏想了想,巧克力应该会更好吃一些吧。

“那就请再辛苦一下吧。”向管家有些心疼她,毕竟都忙了一天了,“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了,我要在溪影回家前做好。”花萱夏鼻子一酸,竟然不知道他是该早些回来好还是该迟些回来好。

“很累吧。”向管家用手帕为花萱夏擦了擦额角的汗珠,“一定会好吃的。”

“是吗?能被你说好真开心。我不明白像你这样优秀的人怎么会来做管家呢?”

“这样不是很好吗?”向管家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是,因为你,这样可以离你近一点。

花萱夏笨拙的把巧克力细心的涂满整个蛋糕,向管家也帮着稍作了些修饰。花萱夏想了想,终于还是在蛋糕上用果酱画了一副情侣拥吻的简易漫画,这也算是她的一项特长了,不过还是用笔会更好一些,到底还是有细微的区别。最后,再用水果和奶油稍稍做些点缀。花萱夏小心翼翼的美化着蛋糕,生怕哪里出错就前功尽弃了。

不知何杭州三甲医院癫痫病时,星星已缀满了,花萱夏做的蛋糕也在向管家的辅助下更加趋于完美了,虽然算不上精致,但也甚是浪漫。“好漂亮,我很喜欢。”她雀跃着,眼里满满的幸福感,现在就只等他回来就行了吧。

“小姐,请回房换件衣服吧,接下来由我准备就可以了。”向管家用手擦了擦她脸颊上的奶油,“如果有需要,我会帮您。”他转到她的身后轻轻的解开她身上的围裙。

“辛苦你了。”花萱夏的脸颊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室内温度过高,还是因为……离他那么近。

打开礼服柜,里面五颜六色的礼服令人眼花缭乱的,确实是多的恐怖,要知道现在已经很少出现在那些场合了,“穿哪一件呢?”花萱夏索性试了几件,要么太露,要么太华丽,到底还是没有学会服装搭配呢,“向管家!”花萱夏大声呼唤着,显然有些气恼。

“怎么了?”向管家其实一直守在门外。

“你帮我挑一件吧,我不知道穿什么好。”她的表情不仅仅是苦恼,或许是因为他还没有回家吧。

“请把这件换上。”向管家取出一件黑色的抹胸礼服。

“会不会有些夸张?”花萱觉得礼服有些短。

“先换上吧,别担心。”

“嗯,那我试试。”花萱夏还是习惯采取他人的意见。

换好礼服后的花萱夏曼妙的身姿性感极了。

“搭配上皮草效果会更好,这样也不会太冷。”向管家又取出一件白色狐狸毛皮草披肩为她穿上,正好可以遮住诱人的乳沟。

“我确实有些怕冷。”花萱夏只感觉一阵温暖涌入心底。

夜深了,坐在酒吧豪华包间里的宋桦芊和凌溪影还在喝着酒,宋桦芊已经满脸醉意,“溪影,你说我为他付出那么多他为什么还是不爱我呢?”

“小芊,你别喝了,我送你回去吧。”他试着拿走剩下的酒但却被宋桦芊一把拽住。

“放下,不然我可生气了。我才不想回到那令人的地方,就算整天在一起那又怎样,两颗心的距离并不会因为实际距离北京儿童羊癫疯好治吗的缩短而缩短,也不会因为彼此的遥远而遗忘。”她眼眶的泪珠止不住的滑落。

“别说了。”他为她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不哭,总会有办法的。”

“有什么办法?要是有他就不会回来了。我说,你在外面待这么久,萱儿会着急吧。”她继续喝着。

“你已经醉了,是,所以我得赶快把你送回去,要想喝我下次再带你过来喝,还有,谢谢你今天提供的线索。”凌溪影扶起跪坐在地上的宋桦芊。

“我没醉,不用你扶,我可以起来。碰上那样的事情很棘手吧,你真冷静。”宋桦芊甩开凌溪影的胳膊,自己踉踉跄跄的走出包间,果然每个人都这样伪装着自己吗?

而此时的花萱夏已经准备好了,美她正坐在红色沙发上着他,她一会儿望望漂亮的蛋糕傻笑着,一会儿又望着门的方向郁闷着,想象着他的表情,一定是很惊讶吧,他一定是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天桥上,凌溪影正背着宋桦芊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显然是背了好长一段路的,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打车似乎格外的困难。宋桦芊是有开车过来的,但是她不久前发酒疯的时候把车钥匙丢到了湖中,这才让凌溪影惨遭这样的不幸。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凌晨二十六分,花萱夏也趴在餐桌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向管家拿了毛毯披在了她的肩上,这样的等待确实令人火大,但她坚持等待。

凌晨一点过十分,蜡烛几乎要燃尽了。凌溪影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到了家,看见趴在餐桌上熟睡的小美人满眼都是心疼,餐桌上浪漫可爱的蛋糕映入眼帘,他这才恍悟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他扬起嘴角俯身低头爱怜的吻了吻她的额角,又将她轻轻的抱起,走向了卧室,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你回来了啊?”花萱夏闭着眼睛,嘴角微微扬起,一会儿又没了动静,或许是说着梦话呢。

“我的傻萱儿。”凌溪影吻了吻花萱夏粉嘟嘟的脸颊,在她的身边躺下。

窗外的透过窗帘让房间变得朦朦胧胧的,这一晚他无心睡眠,她美梦依旧。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lfzdz.com  西蜀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