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蜀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野天鹅(threedaughtersofchina)(36)_散文网

来源:西蜀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承上)

to my grandmother and my father who did not live to see this book---jungchang

jungchang作品 归田园居翻译

我的矛盾是一个典型,全中国成百万的官员都面临着同样的矛盾。在成都,反右斗争开始的时候很缓慢,很。省机关决定弄出一个人来做榜样,一位姓侯的先生,他是一个研究机构的党的书记,研究机构的成员由来自全四川的顶级科学家构成。他被期待抓出相当数量的右派分子,但是,他汇报说,在他的机构中没有一个右派分子。“这怎么可能呢?”他的老板说。一些科学家在国外,在西方学习。“他们一定受到了西方社会的污染,你怎能期待他们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而感到?在他们当中怎么可能没有右派呢?”侯先生说,事实是,他们是在国内被挑选出来出国的,这证明了他们不反对共产党,他甚至走得更远,以他个人的名义为他们打保票。他曾经被警告过好几次,让他修正他的做法。最后,他被宣布为右派分子,被开除出党,被从岗位上解职。他的行政级别急剧下降,这意味着他的工资被大幅削减,他被下放到研究机构的实验室做扫地的工作,这家研究机构一直是由他来经营的。

我母亲认识侯先生,羡慕他能坚持他的原则。她和他结成了深厚的,友谊一直保持到了今天。她曾和他一起度过很多晚,向他倾吐自己焦虑的心情。但是,从他的命运中,她看到了自己的命运,要是她不能完成她自己的右派名额的话。

每天,在例行的没完没了的会议之后,我母亲得向市里党的机关汇报运动进行的情况。在成都负责运动的是一位姓尹的先生,一个又瘦,又高,相当傲慢的男人。我母亲得给他弄出数字来,以证明有多少右派分子被揪了出来,没必要非得有名字,要紧的是数字。( 网:www.sanwen.net )

但是,她到哪去找她的100多个“反共产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最终,她武汉在哪看癫痫病好的一个副手,一位姓孔的先生,他分管东城区教育,宣布说,有几所学校的女校长指认了她们学校的一些老师。有一位是一所小学的老师,她的丈夫,一个国民党官员,在国内战争中被杀了。她曾经说过什么,大意是,“今天的中国比还要糟糕。”有一天,她和女校长吵了起来,女校长批评她作风松懈,她勃然大怒,揍了女校长。其他几名老师试图阻止她,其中一人告诉她小心点,因为女校长怀孕了。她被人打小说,她嘶叫着说,她要“干掉那个共产党杂种。”(意思是婴儿在那个的子宫里)

在另一个案子中,一名教师,她的丈夫随国民党逃到了台湾,被打小报告,说她向其他教师炫耀她丈夫给她的首饰,想让她们嫉妒她在国民党统治下的。这些年轻教师还说,她告诉她们,很遗憾,美国人没有赢得朝鲜战争,没有开进中国。

孔先生说,他对事实作了调查。调查不是由我母亲做出的决定。试图保护右派,怀疑她同事的诚实,需要格外小心。

医院的院长和副职经营着卫生局,他们自己没有提出任何右派的名字。但是,有几名医生被更高的权力机关成都市政府贴上了右派的标签,早先,他们曾在由市权力机关组织的会议上提出过批评意见。

所有这些右派加在一起也不到十个,离定额还差得很远。到这时,尹先生对我母亲和她的同事缺乏热情的表现很是烦恼。他对她说,她不能识别出右派,这本身就证明,她自己就是“右派的材料”。被贴上右派的标签不光意味着在政治上遭到摒弃,经济上失去工作,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和家庭会遭到歧视,他们的前程会被毁掉。孩子在学校,在他们居住的街道会受到排挤。居委会会对他家进行刺探,看看是谁拜访了他们。要是一个右派被下放到了农村,就会让她和她的家人干最累的活。没有人知道冲击到底会有多大,这种不确定性本身就是恐惧的强有力的原因。

这是一个我母亲要面对的矛盾。要是他被贴上了右派的标签,她就得声明和她的孩子断绝关系,要不然就会毁了他们的前程。我很可能会被强迫与她,或者他也被列入黑名单,遭到怀疑。即使我母亲牺牲自己与他离婚了,全家人还是会被标记为嫌疑人,永远会这样。但是,救她自乌鲁木齐治疗癫痫哪里最好己和家人的代价非常高,要搭上一百多个无辜的人和他们的家人。

关于这个,我母亲没有对我父亲说,他能拿出什么办法呢?她觉着很不忿,因为他的高位,他不需要去处理具体的案子,做这种痛苦决定的是低级的和中级的官员,例如,尹先生,我母亲,她的副手,女校长,和医院的医生们。

在我母亲城区的一个机构是成都第二教师培训学院,教师培训学院的学生被授予学位,学位涵盖学费和生活费用,所以这些学院自然就能吸引出身贫穷家庭的学生。第一条把四川,“天府粮仓,”和中国其它地方连接起来的铁路最近竣工。因此,大量的粮食突然被从四川运输到中国其它地方,几乎在一夜之间,很多商品的价格涨到两倍甚至三倍。学院的学生发现,他们的生活水准实际上下降了一半,他们发起一场示威,要求更高的助学金。尹先生把学生的行动比作1956年匈牙利政变裴多菲的行动。他声称学生“和匈牙利知识分子志同道合。”他下达命令,每一个参加示威的学生都应该被划为右派。学院有大约300名学生,其中有130人参加了示威,他们所有人都被尹先生贴上了右派的标签。尽管学院不在我母亲的管理之下,因为她只管理小学,但是,学院位于她的城区,所以,城市的权力机关武断地将学生算作了她的名额。

我母亲因为缺乏主动性而没有得到原谅。尹先生把她的名字作为右派嫌疑分子记下来准备做进一步的调查。但是,在他能做任何事之前,他自己却被谴责为右派分子。

1957年三月,他去北京参加全国省市级公共事务部部长会议。在小组讨论中,鼓励代表们就他们那些地区做事的方法提出意见。尹先生对四川党委第一书记李井泉提出了一些抱怨,但是,他并没有什么恶意。李井泉总是被人们称为李政委。在这次会议上,我父亲是四川代表团的头,所以,当他们回来后,写例行汇报就落到了他的头上。当时,反右斗争已经开始,李政委决定,他不喜欢尹先生在会上说的话。他向代表团的副头查证,但是这个人很精明,尹先生开始提批评意见时,他离会去了厕所。在运动的后期,李政委给尹先生贴上了右派的标签。我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后,变得极为不安。他被这样的想法折磨着,尹湖北儿童医院能治疗癫痫吗先生倒台,他负有部分。我母亲试图说服他,情况不是这样:“不是你的错”她对他说。但是,对这件事,他一直很痛苦。

很多官员利用运动来解决个人之间的过结。一些官员发现,完成名额的一个轻松的方法就是把他们的敌人祭献出去。另一些人则完全是出于积怨。在宜宾,婷夫妇清洗了很多有才能的人,他们和这些人合不来,或者他们嫉妒这些人。几乎所有我父亲在那里的助手都被谴责为右派分子,这些人都是他挑选和提拔的。一个我父亲非常喜欢的前助理被贴上了“极右分子”的标签。他的罪行就是他的一句话,大意是,中国对苏联的不应该是“绝对”地。在当时,党声称,苏联应该是绝对地。他被判刑三年,在中国的一个劳改农场干活,在一个荒凉的山区修建公路。在那,他的很多囚犯都死了。

反右斗争总体上没有影响到社会的稳定。农民和继续过着他们的日子。当一年后,运动结束的时候,至少有人被贴上了右派的标签----包括学生、教师、作家、画家、科学家和其他职业人士。他们大多数被解雇了工作,成为体力劳动者,在工厂或者在农场干活。有的被送到劳改农场干重体力劳动。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变成了二等公民。教训是严酷和清晰的:任何批评都是不能被容忍的。从那个节点开始,人们停止了抱怨,或者,根本就不开口讲话了。一个流行的说法了当时的气氛:“三反运动后,没人敢管钱了;反右斗争后,没人敢开口了。”

但是,1957年的悲剧不光是让人们沉默了下来。掉进深渊的可能性现在变得不可预测。名额制度加上个人积怨意味着,任何人,可能不因为任何事情而遭到迫害。

方言准确地描述了这种氛围。在各式各样的右派分子当中,有“抽签右派”,人们得通过抽签的手段来决定谁应该被命名为右派;还有“厕所右派”,那些被发现在很长、很拖沓的会议当中管不住自己,离会去厕所的人被提名为右派。还有一些右派,他们被说成是“有毒,但是没有放出来”(有毒不放);这些人因为没有说任何话、没有得罪任何人而被命名为右派。当一个老板不喜欢某个人,他就会说:“他看上去不像好人,”或者“他的父亲被共产党镇压了,他怎能不愤恨,他只是没有公开控制癫痫患者的主治药有哪些说出来。”一个好心眼的单位领导有时会做相反的事情,“我该接发谁呢?我不能对任何人做这种事。就说是我吧。”它通常被叫做“自认右派。”

对很多人来说,1957年是一个分水岭。我母亲依然忠诚共产主义事业,但是,在具体中,她开始出现怀疑。她和她的侯先生,那位被清洗的研究所主任,谈起她的怀疑,但是,她从不向我父亲透漏她的怀疑----不是因为他没有怀疑。而是因为他不会就怀疑与她展开讨论。党的规定,就像军事命令,禁止党员在他们中间议论党的政策。党章规定,每位党员都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党的组织,下级官员必须服从上级官员。要是你有不同意见,你只能可以向上级官员提出,上级官员被认为是党组织的化身。这种团队纪律是取得胜利的关键,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和更早的时期就一直坚持这种团队纪律。这是一种令人敬畏的权利器械,因为社会需要这种器械,社会上的人际关系超越任何其他的规定,我父亲完全遵守这种纪律。他坚信,要是纪律遭到公开的挑战,革命就无法得以存活,得以持续。在革命的过程中,你必须得为你这边而战,尽管你这边不够完美----只要你认为这边比那边好就成了。是绝对地、迫切需要地。

我母亲能够看出,我父亲极尽所能和党保持密切关系,她自己则是一个外来者。一天,当她小心地对形势做了一些批评的,并从他那里得到回应后,她痛苦地说,“你是一个优秀的共产党人,但却是一个糟糕的丈夫。”我父亲点头同意,他说他知道。

十四年之后,我父亲告诉我们这些孩子1957年差一点儿就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自从他早年在延安的日子,当时他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他一直是一位叫丁玲的著名女作家的好朋友。1957年3月,当时他在北京带领四川代表团开公共事务(民政,我一直译成公共事务----译者)大会,她捎信邀请他到天津,挨着北京,去拜访她。我父亲很想去,但是,还是决定不去,因为他得急着回家。几个月之后,丁玲被贴上了中国头号右派分子的标签。“要是我去看了她的话,”我父亲告诉我们,“我也会被打成右派的。”

(待续)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lfzdz.com  西蜀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