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蜀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素质哪去了生活故事

来源:西蜀文学网   时间: 2020-11-17

我拖着行李箱来到站牌处,一会儿便有一辆公交车来到,一对小恋人在我前头上了车。

此时,车厢里的人相对还比较少一些,每一站都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不一会儿他们竟是幸运的捡了两个空位子,女孩连忙高兴地坐了下来。我站在他们旁边,听得男的叫金,女孩名悦。下一站,又有许多的人上了车,并且还有一对老年夫妻。

悦虽然貌似很累了,可她还是拉着金站了起来,道:“爷爷奶奶,你们坐吧。”

“嗯,好,谢谢,谢谢你们了。”两位老人很是感谢的说道。

悦挺开心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只是,两位老人毕竟年纪大了,公交车也启动开来,他们走向座位那么短短的距离也是比年轻人要迟缓许多。这时,一个女人讲着电话却是抢先一步坐在了金的位子上。

那位老爷爷便只能站在那了,可是他也不好说什么。

悦秀眉一簇,脸上露出些生气之色来。她本来好心给老人家让座位的,却没想到被一个女人抢了。这女的也太没有素质了吧?于是她打算与其理论,不过,那个女的自打坐下来后便一直打电话,俨然一副大忙人的样子,口中快速的说个不停,貌似是个有些小职权的人。

“喂,这位大姐!”

悦见她根本没有挂电话的打算,忍不住喊了她一声。

那女的不满地望了悦一眼,淡淡的问道:“干嘛?”

“这个座位是我让给老人家坐的,你能不能让他坐啊?”看得出,悦压下心底的怒气,尽量友好地说道。

谁知那女的竟是哼了一声,“是吗?我怎么没看到你让?我找客户跑来跑去忙个不停的,也很累了好不好?”

悦俏脸顿时涌起一股怒气,对着那女的说道:“你怎么不讲理啊?这位子是我们的,现在我们站起来是为了方便老人。你年纪轻轻的,北京癫痫病专治医院站一会儿能怎么样呢?”

那女的也是怒了起来,冷冷的说道:“我怎么不讲理了?这位子是你们家的吗?谁在这坐着当然就暂时属于谁的了,现在我在这坐呢,你怎么说话的?”

公交车上乘客看到那女的这般野蛮却也没谁说话,只是淡漠的望了两眼。

那位老爷爷微微摇了摇头,对悦道:“小妹妹,没关系,我身体还可以,站一会儿就行了!”

看到如此慈祥的老爷爷因晃动很是吃力的站在那里,我心里微微一酸。正想劝一下那名女子,悦对着那女的说道:“我请你站起来给爷爷让个位。”

女的哼了一声,很是不屑道:“我还就不让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看到女人如此嚣张的嘴脸,悦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啊?”

“我没素质,我怎么没素质了?”女的神色也是冷了起来。

“连小朋友都知道给老爷爷老奶奶让位子,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不如一个孩子呢?”悦语气讥讽道。

女人冷笑两声,沉声道:“大家都是花钱坐公交的,凭什么我就得给人家让位啊?你要是这么好心,直接请他们坐出租车不就行了吗?在这装什么好人啊?”

“喂,我也看到这位子是人家让给老人的。”我忍不住抱不平,那老人家看了我一眼,嘴角一抹浅弧,“没事!”朝我轻轻挥了挥手示意我别冲动。

那位老奶奶看不下去了,不由说道:“哎,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不让位就不让位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啊?”

“我怎么说话了?她跟我吵我还不能跟他急了?”女的嘴脸愈发的嚣张。

站着的老爷爷也是皱了皱眉,对悦道:“小妹妹,别跟她一般见识了,这样的人,不值得!”

那女的脸色一变,挑眉浙江#!好的癫痫病医院道:“老头,你什么意思啊?我这人怎么了?”

老爷爷脸上浮现一层威严,道:“你这人素质低,怎么了?”

“哟,您还在这倚老卖老了啊?您不就是没坐位子上心里不舒服吗?想着嘴上损我两句是吧?”女人越说越是过分,“告诉你,今天这个位子我还就不让了,我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还能把我送监狱里去啊?”

“你……”老爷爷似乎没了方才的淡定。

“啪!”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清脆的响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悦看不惯这个女人的嚣张嘴脸,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女人难以置信的望着悦,她捂着脸,声音尖锐的嘶吼道:“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我打你了又能怎样?你这样的女人,就该被教训一顿。”悦特气愤的说道,也是,这女人对悦说话不客气也就算了,现在对老人家也如此的出言不逊,简直太狂妄了。

这时,女人不甘示弱,也是扬起手朝悦脸上打去,我暗叹不好。不过意料中的巴掌并没有打到她的脸上,只见金单手抓在女人的手腕上,女人憋得脸蛋通红,可是显然她的力量根本阻挡不了金分毫。

“放开我!”女人沉声道。

“好啊!”

金微微一笑,接着却是用力一拉,很是轻松的将女人拉离了座位。女人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似的,一下便站了起来,金对老爷爷笑道:“老爷子,您请坐。”

金一手轻轻扶在老爷爷的后背,老爷爷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光,身体却不由自主般朝座位上坐了下去。

金回过头来看着她,笑道:“你说过了,谁坐在这个位子上,位子就暂时属于谁的。现在,它不属于你了吧?”

女人气愤不已,明明是金将她拽起来的,可她却想不到什么话去反驳。牙齿微微打颤道:“好啊,你们癫痫病专业医院有哪些仗着人多欺负我是吧?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金的话,这个女人听来也是那么的让人要吐血。

女人脸色一变,沉声道:“你们知不知道,公安局的副局长可是我叔叔。”

女人这句话说出口,整个车里一片哗然,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副局长的侄女。

“叔叔又怎么样?”

悦似乎怕怕的,表情有些紧张起来,金轻轻拉起了她的手。

这时,女人开始拿起手机拨打电话,不过她的口气没那么嚣张了。只是简单的说有人欺负她,然后嗯嗯啊啊了几声,随后得意的望着两人,道:“敢不敢跟我到警局走一趟?”

乘客们一片唏嘘,这坐个公交车至于吗?一个电话便打到副局长那里了,恐怕金悦两个人要受教育了。

这时,沉默片刻的老爷爷忽然问道:“你叔叔是哪位副局长啊?”

“你也配知道?”女的甚至骄傲的说道。

“哦,那我打电话去问问。”老爷爷缓缓说道。

老爷爷微微摇了摇头,看来对这个低素质的女人非常的失望。他笑着望向金悦两人,问道:“那个,小妹妹小伙子,你们有手机没有?帮我打个电话可以吗?”

金将手机递了过去,道:“老爷子,您随便用。”

这时老爷爷却是自嘲一笑,“老了,跟不上时代了,那个你们的触屏手机我不会用,你帮我把电话拨通吧?”

女人轻蔑的一笑,似乎在说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的老家伙,能有多大能耐?

老爷爷念出一个号码,金帮其接通,老爷爷拿着手机放在了耳边。

很快这通电话便打在了某处,“小曹啊,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

公交车癫痫病能会好吗?上,一位看起来很是普通的老人缓缓开口随意地说了一遍。

这时,老爷爷将电话递给女人,道:“你叔叔跟你说句话。”

女人微微皱眉,同时心里闪过一丝的惊悚。

女人也不是那么笨的,现在她明白了。她唯唯诺诺,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脸色几乎苍白如纸。

与方才的嚣张跋扈判若两人。

众人也被这突然的转折给惊到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女人的叔叔是副局长。可是老人家似乎更了得,简直太神奇了!

女人牙齿止不住的打颤着,声音颤栗道:“那个,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对,都是我的不对!你们原谅我吧?”

悦也是一脸的诧异,她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发展。

老人依然普普通通,好像就是一位退了休安享晚年的迟暮老人,可是再也没有人敢小觑他了。甚至于刚刚同样没有让位的一些人都暗暗后悔,老爷爷说道:“你不用给我道歉,你应该给他们两个道歉,这两个孩子,是好人啊!”

老爷爷指向金与悦,眼中流露出的目光。

女人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满脸的羞愧,不断点头道歉道:“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

悦撇了撇嘴,只是,这个女人低下的目光里,却是闪过一丝仇恨的光芒。很快,下一站到后,女人便极其狼狈的下车了,似乎一出闹剧闭幕。

老人又和金悦两人说起话来,而且还问了两人的名字,很快这对小恋人和老夫妻也下了车。

至此,我不想说太多的夸赞或贬低的评论,因为,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看着他们在车窗外越来越远,我的心有些触动。在纷扰的尘世,我们是那样的凑巧,一起共度了旅途中些许短暂的时光。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lfzdz.com  西蜀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