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蜀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天已微寒心已凉伤感故事

来源:西蜀文学网   时间: 2020-11-17

肖嘉林从武警总部借调到了武警十支队,十支队位于顺义燕京啤酒厂对面,因为交通不便他们已经两个星期没见了。这天肖嘉林给陈晨来电话,告诉陈晨***妈出差来北京了希望陈晨过来聚聚,正好陈晨夜很想嘉林了。第二天一早,陈晨去早市买了一兜新鲜水果坐上头班车来到肖嘉林的宿舍。

进门前,陈晨模糊听到:“你也太不听话了,你姑父把事情的经过跟陈晨讲了,怎么能为了这样的事情影响你的前途……”

见陈晨进来,肖嘉林赶忙过来拉着陈晨向***妈介绍:“妈,这就是陈晨。”又转身对陈晨说:“陈晨,快叫妈。”

陈晨这才看清楚,肖嘉林的妈妈是个端庄秀丽的女人,别看已经五十多岁了,皮肤依然紧致,只见她穿着一套可体的灰色长袖套裙。套裙的做工讲究,布料质地都是上乘,她头发微卷高高的盘在头顶,带着一副近视眼镜。她给人的感觉高贵典雅,略带一点点清高和威严。

陈晨站在那里,努力了半天还是叫不出来。肖嘉林的妈妈见陈晨这样,对肖嘉林说:“你不要难为姑娘了,”转脸又对陈晨说:“就叫阿姨吧。”

陈晨轻声地叫了声:“阿姨您好。”

肖嘉林妈妈上下打量着陈晨,随意地说了声:“嗯,来的挺早哈。”

陈晨站在那里手足无措,陈晨感觉到了,在嘉林妈妈面前,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她紧张。

肖嘉林又拉过旁边女孩子来到陈晨面前:“陈晨,这是我妹妹肖嘉颖。”

妹妹长的很清爽,一副近视眼镜架在她清新秀丽的脸上,显的那么可爱。肖嘉颖走过来拉着陈晨,嘴里喊着:“陈晨姐姐。”别看她喊陈晨姐姐,其实陈晨比她小一岁。

肖嘉林妈妈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让陈晨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问起了陈晨的工作情况,陈晨简单地说了一下单位的情况,尽量把美好的东西讲给她听,尽管这样肖嘉林妈妈听着听着,眉头微皱了一下。

接着,肖嘉林妈妈又问起陈晨的家庭情况。

还没等陈晨开口,肖嘉林就抢着回答说:“陈晨和姑姑住在一个大院,她二爹是我们部队的老首长,现在离休在家。”

肖嘉林的妈妈惊诧地问道:“二爹是什么?难道她有两个…癫痫病那个医院治得好…”

肖嘉林赶忙解释:“陈晨的老家在山东的胶东半岛,她们那里管父亲的兄弟也叫爹。”

肖嘉林妈妈的手扶了一下眼睛,眉头还是微皱着,一头雾水的样子。

肖嘉林不知从哪里找到了陈晨在北京晚报上发表过的小说,他细心的剪下来夹在一本杂志里,此时他好像早已准备好了,拿出来给***妈看。

嘉林妈妈接过去看了一眼,抬头示意肖嘉林不要讲话,接着问陈晨:“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肖嘉林又给***妈端过来一杯水,肖嘉林妈妈放下手中的剪报,接过水没说话,低头喝茶。

肖嘉林看着陈晨示意着什么,陈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疑惑的眼神看着肖嘉林,陈晨僵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

肖嘉林的妈妈见状,让肖嘉林出去。这时陈晨明白过来了,看来肖嘉林并没跟妈妈讲她的身世,***妈好像并不接受陈晨的家庭,陈晨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陈晨的脑子一时间蒙了,肖嘉林的妈妈再跟陈晨说什么,陈晨都没听进去。

肖嘉林的妹妹见陈晨这样,给她端过来一杯水,安慰陈晨说:“陈晨姐,你喝水。”

陈晨木然地端着水杯,什么也不说了。

肖嘉林的妈妈继续问陈晨:“你的父母是做什么工作?”

陈晨眼里充盈着泪水:“俺爹已经去世了,妈妈和妹妹在农村务农。”

陈晨悄悄地抬眼看到,肖嘉林的妈妈眉头频皱,陈晨的心里明白,她对陈晨的身世不满意。

陈晨索性挑明:“俺初中没毕业就来北京了,二爹收留俺住在他的家里,俺现在一家宾馆做临时工,负责打扫房间卫生。”

肖嘉林的妈妈不说话,陈晨知道再说什么也是徒劳,陈晨看着手中的茶杯不再说话。

陈晨感觉到了压抑,连屋子里的空气都沉重的让人憋闷。

肖嘉林进来,陈晨看着他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只是感觉眼睛发湿。

肖嘉林拉陈晨出来,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问:“陈晨,你怎么了?”

陈晨摇摇头什么也不说。

肖嘉林拉着陈晨进厨房帮忙,陈张家口正规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效果好晨随他进去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肖嘉林问道:“是不是我妈跟你说啥让你不舒服了?”

陈晨摇了摇头,蹲在地上帮着摘菜,眼泪不由地流了下来了。

肖嘉林看陈晨这样,拉陈晨站起来,扶着陈晨的肩膀问道:“你哭什么?我妈肯定跟你说了什么话让你伤心了,你告诉我,妈妈跟你讲什么了?”

陈晨看着肖嘉林泪眼汪汪地说:“你没跟妈妈讲清楚我的情况,你也瞧不起我是农村人。”

肖嘉林双手抚摸着陈晨说:“我是没讲你老家情况,是因为我感觉那些不重要,我只想把你优秀的一面多讲给她听,让妈妈多知道你的好。”

肖嘉林看陈晨哭得愈加厉害,他安慰陈晨:“你放心,我会做好妈妈的工作,快要吃饭了,你别哭了,你哭的我心疼。”

陈晨抬手擦着眼泪,心里还是说不出的悲凉。

陈晨帮肖嘉林端上饭菜,看到肖嘉林的妈妈脸色一直那么紧绷着。陈晨默默地坐在肖嘉林的身边,这顿饭大家吃的悄然无声,陈晨的心里杂乱,如坐针毡,端着饭碗吃不下去,肖嘉林也不说话了,只是习惯地往陈晨碗里陈晨夹菜,陈晨默默地躲开肖嘉林的筷子。

陈晨想离开又感觉不妥,坐在那里不安地看着肖嘉林妈妈,她只是低头夹菜,筷子只夹着一两根菜叶慢慢地送到嘴里,轻轻地咀嚼着。

陈晨下意识感到害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论陈晨的自身条件远不及肖嘉林,无论学历,工作,家庭,陈晨与肖嘉林都不般配,***妈这样反应也正常,只是陈晨没有心里准备。

吃完饭,肖嘉林妈妈吩咐嘉林和小妹收拾,让陈晨坐在沙发上,她要和陈晨聊会。陈晨真怕肖嘉林妈妈会说出让他们分手的话,心里忐忑不安地坐在那里,好像在等待法官的宣判。

肖嘉林妈妈缓缓地说:“陈晨,我知道你一个农村女孩来北京打拼不容易,你还年轻,要多学点东西提升自己,不要着急结婚的事情。”

陈晨的心稍稍地松快了一下,还好,肖嘉林的妈妈没说出让陈晨们分手的话来。

陈晨并不知道肖嘉林已经跟她提议过结婚的事情,陈晨有些讨好地说:“阿姨,陈晨不着急结婚,去年陈晨报名参加全国高教自学考试文科专咸宁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业,《中共党史》、《现代文学》这两门功课已经通过考试,陈晨已经拿到单科毕业证了。

肖嘉林妈妈说:“那就好,多学习点东西对你们年轻人有好处。”

陈晨看着肖嘉林妈妈,小心地应付:“好的,我一定多学文化知识。”

接着肖嘉林妈妈低头翻看着一本杂志,不再说话,陈晨坐在那里无趣地来抚摸着衣角,不知该干点什么。原来肖嘉林妈妈只为这句话找陈晨,看她再也无心和陈晨说话,陈晨只好站起来告辞:“阿姨,那你休息一下吧,我回了。”

肖嘉林妈妈并没抬头:“好吧,路远,你早点回吧。”她的话显着冷漠,冷的陈晨心里透着寒意。

陈晨起身往外走,肖嘉林在厨房看到陈晨出来,他随着陈晨一起走出来。

陈晨低声跟肖嘉林匆忙道别。

肖嘉林拉住陈晨问:“怎么不陪妈妈多聊一会?”

陈晨的眼眶发湿:“不了,晚了就没有班车了,我回去了。”

肖嘉林上前拉着陈晨说:“你等陈晨一会,我送你回去。”

陈晨挣脱肖嘉林的手:“不用你送,我自己回。”

说完陈晨就往外走去,肖嘉林赶忙推着自行车追出来,默默地走在陈晨的身边,很长的路,他们俩一直在走,就这样走出了好远。

陈晨的心里在痛,突然很茫然,不知道他们将来会怎么样?看肖嘉林妈妈的样子,她是不接受陈晨的,肖嘉林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会不会……想到这里,陈晨的心在颤栗,她的内心在纠结。

陈晨放慢了脚步,肖嘉林突然拉着陈晨的手,把她拥于怀中说:“放心!我们不会分开的!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陈晨无力地靠在他的怀中,哀怨地看着肖嘉林,眼泪充盈着眼眶,陈晨实在控制不住内心的悲哀,眼泪大颗大颗地流淌下来。陈晨的心里深爱着肖嘉林,她真的很怕失去嘉林。

肖嘉林默默地抚摸着陈晨的肩膀,从他的眼神中陈晨看到了爱怜和心痛。陈晨的声音有些颤抖:“嘉林,我爱你。”

肖嘉林低下头,抱紧陈晨,深深地吻着陈晨。

肖嘉林喃喃地说:“陈晨,你放心,你是我最亲最爱的人,你是我湖北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这辈子真心喜欢的女人,我们永远不会分开的。”

陈晨的头深深地埋在嘉林的怀里,她知道嘉林的心里有陈晨,可是对于他的家庭,陈晨没有把握。

肖嘉林抚摸着陈晨的头发:“傻丫头,别怕,我们都是大人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主,任何人都不能左右我们的。”

陈晨这才抬起头,含着眼泪看着他,肖嘉林也温情地低下头看着陈晨,双臂环绕着把陈晨抱紧在怀中,陈晨感觉到了他的心跳,他的温暖,顿时陈晨有了自信。只要她们俩相爱,只要肖嘉林坚持,陈晨就什么都不怕。

她们俩聊得太久,时间太晚了,陈晨错过了最后一班回城里的车,肖嘉林说:“陈晨上车,我骑车送你回家。”

陈晨不再说话,坐上自行车,紧紧地搂着他,肖嘉林轻轻拍拍陈晨的手对说:“你记住了,以后我就是你坚强的后盾和支柱,只要有我一口粥,我会留给你喝,放心,我会对你好的,永远对你好!”

陈晨的双手环抱着肖嘉林的腰,头靠在他宽阔的后背上,一股暖流泊泊地流遍全身,心里顿时感觉踏实了。多好的男人,多么的承诺,跟他在一起,即使他们离开北京去偏远的农村,即使再苦的日子陈晨的心里都是甜的。

这时陈晨的心里释然了,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了肖嘉林就是有了坚强的依靠。

天黑了他们才到家,陈晨挽留他:“别回去了,明天再走吧。”

肖嘉林说:“好吧,一会我给你做晚饭,晚上我就在门卫战士那里凑合一晚上,正好有时间陪你说会话。”

陈晨的好了起来,最近陈晨们很少有时间在一起说话,心里有许多的话想跟他说,陈晨跟着肖嘉林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看着肖嘉林忙碌的身影,陈晨想,肖嘉林也许有办法作通***妈的工作。他们俩不再提***妈事,肖嘉林努力寻找轻松的话题来打岔,可是他们俩的心里都不轻松。

第二天,等陈晨揉着惺忪的眼睛去传达室找肖嘉林的时候,门卫战士告诉陈晨,他早就离开了,坐连部的班车回去了。

以前,每次走他都要跟陈晨说一下,这次为什么连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陈晨的心里又开始翻腾着,感觉些许的不安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lfzdz.com  西蜀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